欢迎访问陕西省人民政府研究室(省发展研究中心)网站
今天是: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正文
把旅游扶贫作为陕南深度贫困地区 脱贫攻坚和乡村振兴的重要途径
——陕南旅游扶贫调研报告
来源: 秘书处 日期: 2018-10-17 作者: 省政府研究室  

    旅游扶贫具有贫困人口参与面广、生产经营成本低、扶贫效果快、返贫率低等特点和优势,已成为产业扶贫的重要组成部分。陕南地区特别是安康市以旅游助推精准扶贫工作的积极探索和成效证明,发展全域旅游,不仅是深度贫困地区打赢脱贫攻坚战的有力抓手,也是促进陕南将生态资源优势转变为经济优势,实现绿色循环发展的重要途径。

    一、主要做法和经验

    陕南是脱贫攻坚的“硬骨头”,全省贫困人口的60%集中在陕南,11个深度贫困县和90%以上的深度贫困村也集中在陕南。近年来,陕南三市依托山清水秀的自然资源禀赋大力发展全域旅游,把旅游产业作为引领农村发展和农民致富的重要引擎,走出了一条旅游助力脱贫攻坚的新路子,也是一二三产融合发展的有益探索。2017年汉中市通过发展乡村旅游吸纳贫困劳动力就业3.2万人次;安康市直接旅游从业人员达4.2万人;商洛市通过发展旅游带动2.11万贫困群众实现脱贫,占年度总数的15.8%。

    (一)建设核心景区带动就业脱贫。把旅游就业扶贫作为助推脱贫攻坚的优先战略,整合景区项目资源,促进贫困人口就业创业。一是在景区建设中通过“拆一建一”、易地搬迁等方式,建设异地安置社区,解决群众住房问题;对景区内的林地、耕地以有偿流转或征收的方式进行补偿,增加群众财产性收入。二是明确贫困户就业占比要求和相应奖补政策,鼓励景区内企业在劳务用工方面向贫困村和贫困户倾斜,吸引周边群众在景区就业创业。

    以宁陕县悠然山景区为例,按照“山上建景区,山下建社区”的思路,通过景区开发带动群众就业,实现企地互动共同发展。景区建设期间优先安排当地群众劳务用工,实现短期务工350余人,安置当地群众就业120多人,人均月工资2100元以上。通过景区运营还辐射带动了周边种养殖基地、林果采摘园、乡村旅游业发展,带动62户贫困群众稳定增收和272人就业创业。目前全县景区务工3812人,其中贫困人口占24%以上,实现“一人就业,全家脱贫”。

    (二)发展乡村旅游促进产业脱贫。把产业扶贫作为脱贫攻坚的治本之策,以特色美食、农事体验、娱乐观光、休闲度假、民俗文化为主题,大力发展乡村旅游,带动贫困人口脱贫致富。一是创建一批省级美丽乡村示范镇、省级旅游特色名镇和国家美丽宜居示范小镇,进一步提升乡村旅游影响力,促进乡村旅游精品化、品牌化发展。二是以产旅融合为载体,改造提升乡村道路、停车场、用水用电、厕所、污水垃圾处理设施等,加快打造乡村旅游精品示范。三是整合森林旅游、健康养生、休闲娱乐、民俗观光、度假山庄等新元素,制定乡村民宿、餐饮服务星级评定标准,建成一批星级农家宾馆和特色农家乐,提升乡村旅游规模和档次。

    柞水县依托全国休闲农业与乡村旅游示范县、中国渔鼓文化之乡、中国最美休闲乡村3个“国字号”招牌,建成休闲农业示范点12个,形成农家乐集群8个,发展休闲农家364家。2017年共接待游客275万人次,实现综合收入3亿元,带动1600多户群众稳定增收。

    (三)开发旅游产品增加群众收入。坚持市场导向,瞄准游客现实需求,着眼潜在需求,整合资源开发各类旅游产品,带动贫困群众实现增收。一是从资源禀赋和发展现状出发,按照“旅游﹢”的思路,围绕“提质扩容”,开发特色民宿、主题农庄、创意农业、露营基地等旅游新产品,增加当地群众收入。二是综合统筹,一体营销,推出具有地域特色的食品、中药材、手工艺品等,带动特色产品加工,扶持旅游企业、加工作坊和经营户建立农村电商服务体系,扩大农副产品销售渠道,促进一二三产融合发展。

    以国家级扶贫开发重点县留坝县为例,该县坚持旅游发展“一业突破”战略,不断完善紫柏山滑雪场、栈道水世界和CS基地等体验类旅游产品基础设施,积极拓展农村电商销售渠道,建立扶贫产业基地20个,带动1590户贫困群众累计发展土蜂4万余桶、土鸡10万余只、袋料香菇1200万筒,种植中药材近万亩,户均实现增收3000元以上,创造了“以旅促农、农旅一体”的旅游精准扶贫模式。

    (四)推进“三变”改革盘活旅游资源。深化“资源变资产、资金变股金、农民变股东”改革,激活农村各类要素资源,加快培育新型农业经营主体,密切与农民的利益联结机制,实现旅游资源“活”起来,贫困群众“富”起来。在清查核实、确权登记、评估认定的基础上,将扶贫资金和贫困户的闲置土地、房屋等入股合作社,以生态旅游为主要方向,开发特色景区、土特产等旅游产品,把所有盈利按照股金分红分配给合作社成员,拓宽了贫困户增收渠道。

    石泉县饶峰镇胜利村成立了石泉子午道乡村旅游专业合作社,通过“三变”改革,把农村土地、林地等资源变为资产,把贫困户金融贷款变为合作社发展资金,把农民变为景区员工,引进农林牧业、盛禾牧业、弘博景观雕塑、神州秀苗木繁育基地4家公司共同开发胜利特色旅游村,累计投资8000余万元,建成跑马场、竹林宾馆、靶场等旅游休闲项目。2017年开园以来,累计接待游客12余万人次,实现旅游综合收入590余万元,直接吸纳100余名群众就业,带动本村及周边贫困群众230余人实现脱贫,让“三变”改革成为脱贫攻坚的强大动力。

    (五)紧抓文旅融合促进扶智扶志。坚持扶贫与扶志扶智相结合,加大技能培训力度,营造浓厚社会氛围,既“扶口袋”实现增收,更“扶脑袋”树立志气。一是深入开展旅游技能培训,让乡村旅游从业人员系统学习理论知识,掌握经营管理、服务接待等实用技能,提高发展乡村旅游的积极性。二是大力营造全社会共同关心、支持脱贫攻坚工作的浓厚氛围,围绕旅游扶贫创作文艺作品,扩大社会宣传的覆盖面,改变“等、靠、要”的惰性思维。

    岚皋县培训景区讲解员近百余名,以涉旅行业从业人员为对象,实施各类技能培训3000余人次。以开展“精准脱贫、文化同行”活动为依托,成立了“南宫山”大讲堂,创作了快板《打赢脱贫攻坚战》等一大批群众喜闻乐见的文艺作品,达到促进学员掌握技能、提升服务、实现增收的“多赢”目的,在潜移默化中坚定了贫困群众实现脱贫的信心和决心,弘扬了“革除陋习、树立新风、勤劳致富”的良好风尚,实现了文旅融合的最大效应。

    二、存在的主要问题

    陕南三市在旅游扶贫方面进行了许多有益的探索,但也存在一些不容忽视的矛盾和问题。

    一是乡村旅游缺乏整体规划。目前,陕南乡村旅游遍地开花、同质竞争现象比较普遍。一些地方规划的科学性、精准度不高,不能有效整合全域旅游资源,在突出特色、培育品牌、铸造精品等方面缺乏思路和手段,没有实施的刚性约束。一些地方由于经济落后和长期贫困,出现急功近利、涸泽而渔现象,建设了一批与自然景观不和谐的项目,或是盲目提高客流、扩大规模,导致生态环境遭到破坏。

    二是旅游产品市场竞争力较弱。陕南三市核心景区普遍不强,高A景区数量不多,缺乏在全国叫得响、有影响力的龙头景区,难以发挥“旅游景区变扶贫基地、旅游项目变扶贫产业、乡村旅游点变精准扶贫点”的示范作用。许多新型景区还处在成长阶段,旅游产品结构单一、层次较低,缺乏特色和创新,旅游产业尚不成熟、市场还未完全打开等问题依然突出,对脱贫攻坚的带动作用仍需加强。

    三是旅游与其他产业融合不够。陕南旅游资源丰富,但一些地方在旅游产品开发中,过于侧重景区资源,发展观光旅游,忽视了与民俗文化、红色文化、实景演出、深度体验等的结合,更忽视了与农、林、牧、副、渔及其他产业的联动。以产旅融合、城旅融合、体旅融合、文旅融合、康旅融合等为代表的“旅游﹢”发展不充分,“互联网﹢旅游”的水平有待提高,“旅游﹢扶贫”仍处在探索阶段。

    四是基础设施及配套设施不完善。陕南一些地方旅游基础设施和公共服务设施建设依然滞后,通往景区的道路等级低、路况差,区域内标识标牌、停车场、水利、电力、通讯等设施不完善,智慧旅游发展水平不高,部分景区在旺季还常常发生游客拥挤、交通堵塞等现象。一些乡村旅游扶贫村服务设施不配套,只能提供简单的观光旅游和餐饮服务,不能满足游客住宿、娱乐、购物等多方面的需求。

    五是资金缺乏制约旅游扶贫项目开发。一方面,旅游产业资金需求量大,陕南地区市县财力普遍紧张,难以增加在景区建设、乡村旅游等方面的投入。一些地方在基础设施建设等方面还有不少欠账,整合资金加强旅游扶贫的合力尚未形成。另一方面,旅游产业运营周期长、投资风险大,陕南三市受交通、区位、环境等因素影响,招商引资和吸引社会资本投资的能力不强,旅游项目融资瓶颈日益突出。

    三、对策建议

    推动陕南绿色循环发展,应把旅游作为“大战略”“大产业”“大民生”来抓,以脱贫攻坚为统揽,大力发展全域旅游,不断完善“旅游﹢扶贫”体制机制,把生态资源优势转化为实实在在的产业优势和扶贫手段,实现旅游发展和脱贫攻坚的相互促进、相互融合。

    (一)规划陕南大景区。目前,陕南旅游散、小、弱的问题比较突出,严重制约旅游产业发展和脱贫攻坚力度,对旅游资源进行整合、推动融合联动发展显得尤为必要。一是树立“大景区”意识。在因地制宜、突出特色的基础上,加快制定陕南旅游业发展总体规划,把陕南三市作为一个大景区系统谋划和打造,做强以瀛湖、牛背梁等为代表的山水生态品牌,以青木川、华阳等为代表的民俗文化品牌,以川陕革命根据地为代表的红色文化品牌,提升陕南旅游品牌影响力。二是推进陕南和关中旅游融合发展。以秦巴山、汉丹江为纽带,打造一批集自然山水、名胜古迹、人文民俗于一体的旅游线路,形成从商洛、经安康、到汉中,并与关中旅游环线联结在一起的“陕西旅游大环线”。三是着力打造“山水秦岭”世界文化品牌。进一步扩大秦岭“中华地理的精神标识和自然标识”的影响力,加快秦岭世界文化遗产和自然遗产申报工作,通过推进大熊猫国家公园建设、搭建大秦岭保护与发展国际论坛等,打造世界级文化名山,形成陕南旅游龙头景区和核心竞争力,引领陕南全域旅游发展,带动秦巴山区更多贫困群众脱贫致富。

    (二)创新旅游扶贫产品。打造具有市场竞争力的旅游产品,吸引游客购物消费,能够直接增加就业,带动贫困群众通过提供住宿、餐饮、劳务等增加收入。一是打造精品旅游线路。依托“两横五纵”交通网络,打造覆盖陕南、贯通省际、串联全国的特色旅游线路,重点建设大秦岭山地休闲度假旅游线、大巴山原生态休闲度假旅游线、汉丹江亲水旅游线、商於古道历史旅游线、两汉三国文化旅游线等。二是加强与周边城市的区域旅游合作。建设串联武汉、重庆、成都、郑州、西安的五条省际区域旅游线路和连接丝绸之路沿线城市的国际旅游线路。三是开发乡村特色土特产。对农副土特产品进行旅游包装,通过景区商店、高速服务区、网上商城等途径进行销售,打造一批乡村旅游“热购商品”,提高贫困地区农产品附加值。

    (三)完善贫困地区旅游基础设施。完善的基础设施和服务设施是提升旅游品质的关键。一是结合农村环境综合整治,改造乡村游客服务中心,加快道路、停车场、厨厕、垃圾污水处理、应急救援等旅游基础设施建设。二是加快路网建设,硬化路面,提升等级,改善乡村旅游交通条件。着重加强出境旅游干线和全域自驾环线等基础设施建设,打通景区之间的断头路和跨境旅游连接线。做好旅游景区(点)到干线公路的连接线、交通标识建设工作。三是加强废弃物处理设施建设,提升污水、固体废弃物处理能力和水平。重点推进旅游扶贫村的污水处理设施、下水管网、垃圾处理站建设。特别是对从事乡村旅游的贫困户实施以改厨、改厕、改房、整理院落为主要内容的“三改一整”工程,改善旅游接待条件。四是实施“互联网﹢旅游”行动计划,成立陕南旅游信息调度中心,建设电子商务平台,推进旅游在线、网络营销等信息化服务,提升旅游综合服务水平。

    (四)健全旅游扶贫体制机制。旅游项目投资大、周期长、见效慢,解决融资难题,形成帮扶合力,对旅游扶贫健康发展意义重大。一是成立陕南旅游扶贫基金,用于旅游扶贫重点地区的项目建设。搭建旅游投融资平台,成立旅游投资公司和城市文化旅游投资公司,积极引进陕旅、陕煤、中交等大企业开发旅游资源。二是引导财政资金支持项目通过安置就业、收购农产品、组织培训、发展农家乐等形式,与旅游扶贫重点村开展结对帮扶,确保贫困人口直接受益。三是鼓励社会资本建设星级酒店,制定A级景区暨乡村旅游标准化创建、航线培育等激励措施,充分调动市县政府和旅游企业的积极性。四是抓住苏陕合作机遇,出台优惠政策,吸引江苏企业和游客来陕投资观光,实现引进一批企业、带活一方经济、脱贫一批群众。

    (五)探索旅游扶贫新模式。目前,我省在旅游扶贫上已经探索出一些成功模式,值得各地借鉴和推广。一是认真推广“景区带村”“能人带户”“企业﹢农户”“合作社﹢农户”等旅游扶贫模式,持续开展“万企万村帮扶”活动,发挥好企业和能人在旅游扶贫中的作用。二是积极引进企业化运营模式,培育壮大集体经济,建立科学合理的利益分配机制,引导和支持贫困群众通过土地、宅基地入股等形式参与旅游经营,实现脱贫增收。三是实施景区变扶贫基地、旅游项目变扶贫开发区、乡村旅游点变精准扶贫点、农产品变旅游商品、贫困人口变经营老板等工程,推动旅游示范县、文化旅游名镇建设,带动贫困群众脱贫致富。四是深入实施“旅游﹢”,推动旅游与其他产业融合联动发展,延长旅游产业链条,放大旅游综合效应,最大限度带动贫困群众增收。鼓励有条件的村落运用网络平台建立预定与支付系统,引导一批农民成为电商经营主体,提高农产品网上交易额。支持有条件的村与阿里巴巴农村淘宝、骏途网、村游网等知名旅游电商开展合作,进行网上旅游产品和农产品售卖。

    (六)规范旅游扶贫管理服务。规范的管理和服务是保障旅游扶贫工作有序开展的重要基础。一是加强乡村旅游法规建设,形成乡村旅游管理规范,推动旅游扶贫从“粗放式管理”向“依法规范管理”转变。二是加强部门联动,建立旅游、扶贫、工商、卫生等部门联席会议制度,推动旅游扶贫从“单一管理”向“多元联合管理”升级。三是强化标准建设,依托村集体、合作社等组织,实行统一标识标牌、统一收费标准、统一星级评定的标准化管理模式,推动乡村旅游从“无序竞争”向“联合提升”转变。四是强化培训,依托政府、企业、中介等机构,对乡村旅游从业人员开展经营管理、食宿服务、接待礼仪、传统技艺、导游解说、旅游商品设计、市场营销等方面的培训,提高乡村旅游从业人员的素质和能力。五是加大对旅游扶贫县、旅游项目和旅游产品的公益性宣传。积极发挥“互联网﹢旅游”在旅游扶贫中的作用,在陕西旅游网开辟旅游扶贫专栏,推动更多贫困村成为旅游热点。

 

 

】【打印】【关闭窗口